钢期货

靠谱的小说导读网
当前位置:  AK导读/小说/资讯/女主叫黎小棠,男主叫傅廷修的小说完整版阅读

女主叫黎小棠,男主叫傅廷修的小说完整版阅读

资讯 秩名 2020-04-28 阅读(372)

女主叫黎小棠,男主叫傅廷修的小说是作品《执手共余生钢期货》,小说中黎小棠怎么都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被自己的家人给下药,还不明不白的和喜欢二姐的傅廷修一夜缠绵,而傅廷修知道了事情真相之后,也知道了自己是被黎小棠二姐给放弃的人,两人默契的不再提那晚的事,结婚领证后准备低调的生活,可没有想到的是,黎小棠隐瞒了自己超级黑客的身份,傅廷修也隐瞒了自己卡卡投资总裁的身份。

女主叫黎小棠,男主叫傅廷修的小说完整版阅读

>><<

女主叫黎小棠,男主叫傅廷修小说章节免费导读

钢期货卡卡官方的福利帖一经发出,就得到了各种追捧。

钢期货“卡卡最棒!”

钢期货“恭喜小棠醒来。”

钢期货“逝者已去,生者节哀,小棠坚强,你已经尽力了,那个体验者命薄,我们会买面膜支持的。”

钢期货“小棠不要自责,我们已经看到了你的善良,你当时的举动真的是义举,可惜意外来得太突然,别说是你,就算当时是男人也未必拉得开。”

钢期货“该死的酒店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去了,吊灯这种东西竟然不检查,太过份了。”

钢期货“啊啊啊,我抢到了四十八,真的是好大的红包了!”

“我擦,我是不是眼睛花了?我抢到了一百啊,这辈子都没有抢过这么多的代金券,今天不买二十片都对不起我的代金券啊!节约好多钱,好棒!”

钢期货“抢到了十八,不错不错,我只是想要买一片体验一下,这样就只相当于半价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部分关注卡卡的人都在抢代金券买面膜,也有极少数的人对于抢代金券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兴。

譬如黎恩雪姐妹,她们对这种东西就没有任何兴,她们关注卡卡,只为了解卡卡的动向。

看到卡卡发福利,竟然是因为黎小棠醒过来了,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,脸上皆是不悦的神情。

黎恩雪不悦当然是担心黎小棠与傅廷修感情日深,到时候她哪怕生了傅廷修的孩子也没有地位。

黎雨晴,则是记恨黎小棠害得她被张美娜刁难了。

钢期货“还真是命大,这样都不死。”黎恩雪不悦地说。

黎雨晴眸色微沉:“小的时候,我们体弱,妈妈总是羡慕常在我们门口附近转悠捡垃圾的几个孩子,说他们体质好,风餐露宿的还不生病,那种体质叫做叫花子体质。命贱的人生命力总是比一般人更顽强一些,这次不死,我们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黎恩雪眸光就亮起来了:“姐,我等你的好消息,早点把她解决了,我就再不用担心了。”

钢期货说着,她伸摸了摸肚子,一脸满足的神情。关朗说术很成功,她只要好好养胎等着当妈妈就好了。

黎雨晴神色凝重:“最近不能有大动作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黎恩雪抱怨起来,“姐,你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好不好?你与姐夫强强联,琴瑟和鸣,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?我每天都只能单相思。”

她拿出电话来,把电话递给黎雨晴,电话上的屏保,豁然是傅廷修出席活动时的照片。

她情绪不稳:“姐,你可怜一下我好不好?我每天都在想念傅廷修,可是,我只能看着他的照片单相思。

我有多可怜,我为傅廷修做试管承受着至痛的时候,傅廷修在陪着黎小棠风风光光的出席卡卡的新品发布会。

现在我辛苦地为他怀胎,他在黎小棠的床前守着等她醒过来。

之前隔得远我心里还要好受一些,现在我和黎小棠就在同一家医院,我一想到就只隔了几十米,他都不会来看我一眼,我心里有多难受啊,我有多想见他啊!”

黎恩雪说着说着眼泪都下来了:“黎小棠就像一根梗在我肉里的刺,拔不出来,咽不下去,没有一刻让我好受。这个贱人,当初就应该让她自生自灭,那样的话,也不至于现在来毁我的婚姻毁我的幸福!”

钢期货黎雨晴叹了一声:“恩雪,这种事情急不来,现在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。那个面膜体验者死了,警方在调查这件事情,我们要是有动作,那就是顶风作案。”

钢期货黎恩雪泪眼婆娑的看着黎雨晴:“不是结案了吗?赔偿的事情全部都了断了,定性为意外,卷宗应该都封了啊!”

“警方不查了,傅廷修的人也不查?傅廷修现在护黎小棠就跟护眼珠子似的,黎小棠受了这么大的伤,你以为傅廷修会轻易善罢干休?”黎雨晴不悦道,“之前傅廷修是每天要守着黎小棠,所以没把心思放在调查上面来,现在黎小棠醒了,紧接着傅廷修就会有大动作了。我们现在必须得事事小心。”

钢期货“姐,那怎么办?”黎恩雪一脸紧张。

钢期货黎雨晴睨了睨黎恩雪:“你紧张什么?你做什么了?体验面膜的女人是你弄死的还是黎小棠是你弄伤的?”

钢期货“不是我,姐,可是你这这……”

“关我什么事,我什么都没有做过,从始至终我的都是干干净净的。”黎雨晴看紧黎恩雪,“记清楚了,我什么都没有做过,不要到你这里把我没有做过的事情认下来。”

“我知道,我明白的。姐,对了,郑瑶最近去哪里了?”黎恩雪突然问起郑瑶来。

钢期货她想,姐姐这边小心谨慎不愿意出她可以让郑瑶去做,反正郑瑶恨死黎小棠了。

钢期货提到郑瑶,黎雨晴也神情诧异。

一开始还以为郑瑶生她们的气所以拉黑了他们,但是现在看来,似乎并不是,该不会郑瑶已经遭遇了不测?要不然,怎么会那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?

她还特意让人去郑瑶家问过了,她妈妈说之前接到过电话,说是郑瑶要出国工作几年,所以这几年时间不会与家里联系。

钢期货现在交通这么发达,有什么工作是需要几年时间不与家里联系的?制弹元勋吗?

可能真的是人没了。

钢期货这么想,黎雨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。

她身为黎家的千金,仅凭着黎家的倚仗都可以做出那么大胆的事情来,要是傅廷修想要对谁下黑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钢期货黎雨晴突然觉得后背发凉,她浑身就更僵硬了。

“姐,你怎么了?”察觉到黎雨晴情绪不太对,黎恩雪立即问道。

钢期货“没事。”黎雨晴说。

钢期货没事的,不管是哪件事情,她的都是干干净净的。

钢期货每一件事情她都做得小心谨慎,所有的通话记录都不在她的名下,是用路边摊买来的电话卡联络的,所有的转款也都不是她的帐户,是多年前从农村人里买的帐户和身份信息。

钢期货咬了咬牙,她深吸一口气,低喃着安慰自己:“没事,没事的。”

钢期货自我安慰完,她微微一笑,又再恢复了她一惯温婉的神情,淡定又从容。

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见是贺瑜的电话,她立即接起:“打听到什么了吗?”

......

标签:都市言情逆袭

Copyright © 1998-2017 ckk6213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