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期货

靠谱的小说导读网
当前位置:  AK导读/小说/资讯/凤倾天下叶宋免费全文阅读

凤倾天下叶宋免费全文阅读

资讯 秩名 2020-04-29 阅读(195)

凤倾天下的女主角名字叫做叶宋,本站提供凤倾天下叶宋免费全文阅读钢期货。叶宋是现代女精英,精通历史和科技,一次意外让她重生穿越到了古代,嫁给苏宸成为了身份尊贵的宁王妃,但却被人当成趋炎附势的势利小人,遭到宁王苏宸的记恨。小三南枢更是煽风点火的来污蔑叶宋,而被蒙蔽了心和眼的苏宸每一次都无条件的相信南枢这个小妾,把叶宋伤害得偏题鳞伤。穿越后的叶宋不急不慢,用机智和权谋一步步化解着小三甩给她的锅,每一次她都精明的留下线索,当线索铺成网后,身为大理寺卿的苏宸,又怎能不发觉南枢才是那个罪魁祸首。

凤倾天下叶宋免费全文阅读

>><<

凤倾天下叶宋免费阅读

苏静飞快地瞥了叶宋一眼,点头赞同:“嗯嫂嫂说得极是。”

这时南?太子如鹰一样沉利的眼神直射叶宋,忽然出声道:“原来在北夏,女人也可在朝堂之上说是非?”

“哦?”叶宋支着下巴直视他,笑了一下,“今是皇上生辰普天同庆,此宫宴更是彰显了君臣一家天下归心,太子觉得两国姻亲是国家邦交大事,那应该在朝堂上谈,现如今在家宴上谈又算个怎么回事?既然在家宴上谈吧那就算得上是家事,有关我四弟的婚事,我这个做嫂嫂的就不能置评一两句?”

这就是宁王妃,将军之女。平素甚少露面,今日一见,不同凡响。群臣都对她刮目相看。她今日倒不是要特别想出风头,只是觉得反正这最后一天当宁王妃,不搞点儿事儿出来不符合她的风格,况且眼下她心里很不爽快。

被有些人玩得团团转,有些人对她知根知底,就只有她自己傻傻地被蒙在鼓里。那些她所期盼的、所渴望的东西,当看清龙椅上那高高在上的人的面孔时,她就知道,一切都化作了泡沫。

太子沉默了一下,下一刻却笑了起来,直看着叶宋,道:“宁王妃说得很对。”

钢期货“不对的话我会说么。”

小公主没耐心跟大人耗下去,道:“三年就三年,我等你三年。”说罢离开了桌席站到中间,对皇上抚胸行了个礼,“皇帝陛下,我有些乏,容我先行回去。”

钢期货苏若清点了点头,让侍卫护送她,她转身就走。

后来南?国的太子喝了几杯酒,说了一些门面上的话,也起身告辞。他走的时候,叶宋正跟苏静喝酒,不曾注意到他投过来的一缕不明意味的目光。

钢期货苏静敬叶宋道:“多谢嫂嫂及时帮我解围,这杯我敬你。”

叶宋笑眯眯地应下:“好说好说。”

没有了南?特使的宫宴,才真正热热闹闹了起来。喝醉酒的群臣们,都是很没酒品的,但这宫宴又不是朝堂,苏若清早早退了任他们胡闹。

而官宦妻眷们也一拨一拨地拉帮结队聊八卦。

钢期货叶大将军和卫将军似乎也喝得尽兴。大将军拍着叶修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感慨:“阿宋不愧是我叶家的女儿啊,真真是长大了。”

叶修看向正跟苏静喝酒的叶宋完全把苏宸撇开一边,不由扯了扯嘴角:“儿子觉得宁王虽跟阿宋不匹配,但阿宋若跟贤王走得近了,实属不妙。”

钢期货当初叶大将军可是跟苏静一起打过仗的,遂不在意道:“贤王人不坏,阿宋跟他学习学习也好。”

钢期货叶修僵僵道:“学什么?逛窑子吗?”

大将军放心道:“呔,唯独这样阿宋学不来,她没把儿。”

钢期货叶修:“……那上次在素香楼……”大将军眼神递过来,他犹豫了一下,“算了,没什么……”说起上次在素香楼里撞见叶宋那回事儿,叶修洞察力非凡,见叶宋跟贴身丫鬟沛青一身男装,岂像是被拐卖的女子。他只不过是顺带给叶宋一个台阶下,并借此机会去宁王府探一探叶宋过得好不好。

苏宸一个人喝着闷酒,见南枢在旁有些无聊,夜风又有些冷,刚想说送她回去,她便善解人意道:“王爷,皇上走了,这处总归是要王爷善后,妾身便先回去吧?”

苏宸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御花园,有些头大,拢了拢南枢身上的披风,道:“嗯,也好。”

他起身先行把南枢送出宫门的马车,让车夫和几个侍卫保护着送回宁王府。

御花园里的大臣们喝得东倒西歪,家眷们也都纷纷离席。后来苏静不尽兴,搂过一个长相清秀的宫婢进行调戏,叶宋趴在桌上,微微侧头,才发现旁边的座位空空如也,她缓缓轻抬眼帘往上移,那冰冷的龙椅散发着冷金色的光泽,也早已经空空如也。

钢期货琉璃灯火的光辉映进她尚余一丝清明的眼中,显得分外冷清。

半晌,叶宋艰难地爬起来,提着裙角,一步一步踉跄地往前走。身后苏静有些担忧地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宫宴中,夫君陪着小妾回去,只留下她这个正室,苏静觉得她面上逞强,心里也一定是寂寞的。她是心里寂寞,只不过苏静猜错了是为谁。

钢期货叶宋一路往前走,若无其事地摆摆手:“你继续,我醒醒酒。”

这御花园委实大,走出了中央的圆形空地,便有数条曲径通往不同的方向。叶宋早已经忘记了她是从哪条道上来的,也懒得去想,随意择了一条走到哪儿算哪儿。

后来她恍惚间经过了一面湖,湖水很平静,月色正悠然。她打了一个酒嗝,然后安安静静地转身朝湖走来,想吹点凉风清醒清醒。湖面上夜雾氤氲,水中种着莲,在这深秋季节里绽开了最后一抹繁华灿烂。叶宋站在岸边许久,下方就是湖水,她浑然不觉有何危险,双脚脚尖已经伸出去了小半,只要她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栽进湖里。

酒还没醒,睡意就一点一点地漫了上来。叶宋垂着脑袋,就那样一点一点地像是要睡着了的模样。终于,可怕的事情来了,她自己却一点意识都没有,脑袋啄了一会儿之后似乎不满足于就这样站着睡觉,她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方,然后身子一软,往前一倒就栽了下去。

钢期货这般醉醺醺地落湖,再有厉害水性的人也可能游不上来。她可能还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梦到自己溺湖了,然后就再也醒不过来。

当是时,一道清风疾来,在这危险的时刻猛然搂住了叶宋的腰,把她往回扯。叶宋冷不防地,一头扎进了一个清润的怀抱,头顶是清浅凉薄的呼吸,声音淡淡道:“你在干什么。”

叶宋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说话的人是谁,慢慢睁开眼睛抬头往上看,熟悉的面孔跃入眼帘,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凭空一痛,她攀着他的肩,低低笑道:“呵,苏若清。”想了想,又改口,“不,是皇上。”她挣扎着想要向苏若清做一个下跪礼,苏若清紧紧抱着她不让她跪。

一人挣扎一人禁锢。直到苏若清轻轻喝了一声:“叶宋。”叶宋才乖乖不动。良久他才叹息一声,“你很吃惊么,不喜欢?”

钢期货叶宋靠着他,贪恋他的味道喜欢他身上的气息,忽然鼻子就有些酸:“我喜欢你呀,你知道我喜欢你吗?”

苏若清不语。

钢期货她又道:“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叶宋对么?”

钢期货半晌苏若清才轻轻飘忽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钢期货“你对我温柔,你放任我喜欢上你,你让我对你抱有幻想和期望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没有目的。”

她仰着头认真地看着他,笑得无懈可击:“是为了让我在今晚意外地看见你,尊称你一声皇上或者是皇兄,让我所有的希望都化为灰烬么?你知道,我为了见皇上,为了跟苏宸和离,一直在做准备等待今天吗?你却一开始就把我耍得团团转。”

钢期货苏若清狠狠地抱着她,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:“谁有空来耍你。苏若清,很喜欢叶宋。”

钢期货叶宋瞠了瞠眼,然后慢慢垂下了眼帘,轻声呢喃:“啊,是么。”苏若清不管多用力,此时此刻她只要挣扎,他就不得不放开。叶宋一步一步踉跄后退,退出了苏若清的怀抱,闭着眼睛连最后一丝清明都散去,彻彻底底地醉了个干净,只觉得自己心里很堵,堵得有些难过,她敲了敲自己的头,迷糊自语,“我是不是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了……”

话语一落,便有匆忙的脚步声正从这边赶来。叶宋摇摇晃晃,将要再次一头栽下时,却容不得苏若清伸手去接了,另一抹人影飞速闪过来,一把将叶宋接住,扯进自己的怀中。这个怀抱有些冰凉,带着夜雾微微的湿气,可是她却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钢期货苏宸去而复返,找不到叶宋。几乎将御花园都翻了个遍。

钢期货苏若清龙袍中的手渐渐握紧,他一直知道苏宸不喜欢叶宋,可是如今仅仅是拥叶宋入怀这样一个动作,居然都让他一个九五之尊嫉妒。

钢期货苏宸手放在叶宋腰间不自觉地收紧,身体也因为快速赶来不曾松懈,他摁住叶宋不安分的头埋进怀,道:“臣弟片刻不看着她,回来时她就乱跑,久找不到,不想竟在此处,给皇兄添麻烦了。”

苏若清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道:“宁王妃喝多了。”

叶宋不服,突然蹭起头,怒瞪苏若清:“宁王妃是谁!你他妈的才喝多了!”苏宸呵斥了她一句“不许乱说话”,他刚想给苏若清赔罪,没想到叶宋“哇”地一下委屈大哭,毫无形象,像个孩子一样,她揪着苏宸的衣襟摇晃着苏宸,道,“怎么办,老子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,你快帮我想想!”

他可能知道叶宋忘记的是什么事情,但是他忽然间有些小心眼地不愿她想起。他把叶宋打横抱起,哄道:“我们回家再想。”

......

标签:重生穿越宫斗

Copyright © 1998-2017 ckk6213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3012168号-17